[SCJD]希恩.卡特 專頁

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。
「第二審判日(SCJD)」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(文章為主)。
使用角色為「放逐者-希恩.卡特」。
主噗(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)→https://www.plurk.com/ashii613117

[劇情/主線]1-1 悔恨(Regret)

  梅麗雅,是希恩.卡特我的妹妹。自從七年前爸和媽在迫害中逝世以來,我們姊妹倆便互相扶持生活,直到現在。對我來說,梅麗雅是我最重要的家人,也是需要守住的人。

  身為被放逐的存在、平時居於地下道的我,偶爾會回到她在的家,也就是平民居住區。「姊姊,歡迎回來!要不要先休息一下,或者這就開飯了呢?」午後回去時總是見到她笑著出來迎接我。梅麗雅那彷彿閃耀光芒的柔軟髮絲,溫柔的翠綠雙眼,以及照亮內心的暖意笑容,每一項我都很珍惜。在我眼中,她是美得勝過一切事物的女孩。並不是浮誇奢華,而是親近,令人看了便能產生喜樂心情的單純美麗。

  「我還不累,直接開飯吧。」「好的,我知道了。」梅麗雅做的料理味道並不濃厚、甚至算是挺清淡,會做的菜色也不外乎是一些家常料理;還有,非常少,但是使用了我帶回來的特殊食材所烹製的豐盛佳餚。無論是哪種,即使有時不小心做失敗了,只要是她精心製作出來的,我都不會嫌棄。傾注在料理中的心意,就是最好的調味。

  「梅麗雅,妳上次說要和妳的情人訂婚了吧。有預訂婚禮日期了嗎?」「嗯,是的。約翰說他在準備了,大概再過幾個禮拜就可以了呢~好期待,也好開心!」年方十九的梅麗雅有個年長約兩歲的情人.約翰,兩人感情相當良好,到了論及婚嫁的程度。之前見過,那是位有些優柔寡斷的年輕人,體格並不強壯、讓我擔心究竟能不能保護好梅麗雅,樣貌則是相當普通、至少不是獐頭鼠目——而且,對她確實相當體貼周到。能見到她那稍微帶點羞赧的幸福表情,我覺得這樣就夠了。

  「別說我了,那姊姊妳呢?」「我就不必了。只要妳能幸福,那就是我的幸福。」「怎麼能這麼說呢,姊姊也會有喜歡的人吧?」「不可能。像我這種不惹人愛的、長得醜又不好相處的女人,有誰會看上呢。就算有,那種也一定是有特殊愛好吧;我根本不需要那種打算。」只要梅麗雅能得到幸福,那就足夠了。

  「對了,姊姊,住市場附近的麥特一家邀我下次去他們家吃飯呢。畢竟常常光顧他們的店面、之前經濟困難時也大家互相幫了忙,或許是想當作謝禮也說不定?姊姊要不要一起去呢?」她提到的是在市場採購時經常會去的一家雜貨舖,那家人似乎對梅麗雅很和善,但對我則有點疏離。的確梅麗雅面貌秀麗、相比之下我生得較粗劣,或許只是因為長相而善待她;這樣的事太多了。「我不認為他們有妳想的那麼好心。」「咦?姊姊才是想太多了呢,我覺得他們都是可以信任的善良好人呀!」容易相信人,是梅麗雅的優點也是缺點。「真是那樣就好。」「姊姊都對人太警戒了啦~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壞人呢。」但是,也不是只有好人。我把這句沒說出口。


然而……

  一天又一天,我依照往常的習慣,休假時回到位於地面平民居住區的家。煮了料理,面對著的卻不再是梅麗雅的笑容。少了她的屋子顯得比以前更冷清了,空氣也有種變得寒冷的錯覺。已經再也看不到她了、已經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了、已經再也感受不到她的溫暖了……

  那時的狀況來得很突然。那天我回到家時,屋內一片狼藉、東西散亂、但首先最吸引目光的是——梅麗雅奄奄一息癱倒在地板上的身姿。我趕緊跑去扶起她:

  「梅麗雅!這是怎麼了!?」樸實而美麗的連身裙沾上了血,紅紫色的領口、粉色的上衣、綴著粉色裙擺的白色裙子;那是我剛買給她的,她一直想要而且很喜歡的衣服。紅色部分混著血液,看起來簡直像她滿身紅色一般。即使看起來不祥,事到如今也沒法多去想。

  「姊……姊……」她說話的聲音有氣無力,身軀漸漸流失了溫度、變得沉重。「我這就幫妳治療,還是別說話了!」我急忙翻找著衣袋,急救道具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,感到更加焦躁時,梅麗雅繼續以那虛弱的聲音說了。「沒……關係……我知道,已經……來不及了……」「什麼來不及!別說話了,我馬上救妳!」總算找出一個急救用品,梅麗雅卻擺手阻止了我。

  「姊姊……王國軍的壞人來了……世界上、還是有壞人呢……」說著說著,她嘴角邊的血跡仍然觸目可見,我則是評估了傷勢,傷口實在太多也太深,確實已經來不及急救,但是……!「姊姊,不要哭……」一手揮去眼角不禁溢出的淚,抱著梅麗雅的另一手只能無力地撐著、只是撐著。「姊姊,我……還有好多想去的地方、還有好多想看的事物……我不想死啊。」梅麗雅的眼神漸漸變得虛空,我哽咽著,什麼事也幫不了。即使想說『妳會沒事的』,狀況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容許那種謊言。「姊姊,我還不想和……分開…………」沒能聽清楚那最後的話語,她便永眠了。


  在那之後的日子,只要一回到家,哀戚的心情便會不斷襲來。可我沒有時間沉浸在悲傷之中。牢記著梅麗雅最後的那些話語,我決定替她報仇、並且——我想,使她復活。失去梅麗雅的世界毫無意義,我想消除她的遺憾,也想知道那最後一句究竟是什麼意義。或許是自私的行為,我很清楚,我也不感到後悔。記得確實曾聽過有能使人復活的方法,或許是某種法術也說不定,復活而來的或許也只能維持一點點時間;怎麼樣都沒關係了。

  只要能讓梅麗雅回到我身邊,不管什麼事我都願意做,我都不在乎。就算得將靈魂賣給惡魔、或是因褻瀆生命而下地獄,那些事情都沒有比她來得重要。我,做好覺悟了。


  (主線1-1 完)

评论

© [SCJD]希恩.卡特 專頁 | Powered by LOFTER